洛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穿越日本電影的茂密叢林

发布时间:2019-11-08 20:18:20 编辑:笔名

穿越日本电影的茂密丛林

大约90多年前,生活在东京或京都的人们坐在电影院里,会被一个称做辩士的家伙念诵人物对白的语调逗得哈哈大笑,尽管他穿戴着燕尾服和高顶礼帽,但那丝毫掩饰不了他的市井身份以及煽动和取悦观众的心思当然,如果需要的话,他也可以让人们带着哀伤的心情离开,那便是他的工作:观众选择进那一家影院,有时竟因为喜欢那里辩士的解说风格此时,地球上其他城市的人还老老实实地看着无声电影事实上,这小小的历史场景在日本延续了至少35年它与这个岛国对外来文化的接收方式一脉相承落语和讲谈中的独白功夫、能乐和歌舞伎中表演与声音分离的特点被嵌入来自西洋的电影中,这样的接轨令知识分子不满,却让大众感到舒服

聪明的辩士绝不仅仅是复述电影内容,他们努力成为一个表演主体,在适当的时候发表评论,用亦庄亦谐的即兴风格影响观众自然,早期电影停留于对戏剧空间的简单再现,在艺术上远未成熟,也是辩士们得以介入电影的一个原因

电影和舞蹈、音乐一样,在诞生之初带着民间烟火的气息和漫无目的的随意性成为艺术是后来的事,它甚至不可避免地变为一种工业,这是知识精英、娱乐商、政治势力与民众经过漫长的相互折磨后达成的博弈效果电影遂成为高度社会化的景观,舟行岸移般呈现着每一个时代的改变

《日本电影100年》的作者四方田犬彦在后记中写道,很久以来有一种说法:如果说19世纪是殖民主义与小说、歌剧的时代,20世纪则是极权主义、精神分析和电影的时代

在极权主义的全球背景下,精神分析学说远离19世纪哲学的后尘,其描述对象由神转移到人本身,经过两次大战和延宕至今的地区战乱,人类信仰普遍失重,商业利益至上,文艺诸形式渐渐穷尽于人心,电影一时成为施诸于人之精神世界最为直接的媒介想像十万亿光年之外的宇宙尚有神祗存在,形同科学无法探其究竟的质子内部结构,并不在20世纪人的视野之内而我们仍然生活在20世纪,直至今日面对的一切问题,战乱、经济消长、文化流变、生活方式,统统是那一百年的残余真正的21世纪人,最大的不过6岁所以人们常常需回到那过去了的100年,去取回一些记忆,正如揽镜自照,可以在今昔之间做时光穿梭的游戏

于是有将近500个人名出现在这本272页(中译本)的着作中,作者不疾不徐地谈论了400多部电影这些电影,在短短100年间,已经有几亿、几十亿人坐在影院里看过它们(1958年最高峰时,日本电影观众超过1亿)以10年为一个时代,经历过上世纪30年代和上世纪年代两度黄金期的日本电影,正在文化杂糅和寻找传统的矛盾中等待下一轮波峰但如同作者开篇所言,电影的历史绝不是名片的历史,只有谈及穿插在高水准电影之间的无数无名影片,才可能真正对日本电影有所了解

所以,不仅仅是黑泽明、铃木清顺、沟口健二、大岛渚、深作欣二、山田洋次和今村昌平创造了松竹和东映时代,少部分中国年轻人崇仰的小津安二郎、成濑巳喜男和寺山修司也的确寂寞无主,冢本晋也无非暴力,岩井俊二一味温情,宫崎峻在已渐遥远的上世纪80年代还算有新意,北野武略等于中国的张艺谋,虽然还是最红的艺人,但已经为名所累……什么样的电影才是日本电影呢四方田犬彦先生自己也在找答案

“应该静静地伫立在朴素平凡的日本画前面去感悟”这是沟口健二在1942年的想法那一年,他拍摄了长达4小时的巨制《元禄忠臣藏》,这个据称发生在1701年的武士复仇故事,已被拍摄了80多次电影有史以来的100年间,在日本影片的丛林中,密植着不同类型与风格的种子,对欧美灵感的借用与还魂不胜枚举,但其护卫传统之本能,一如对服装、建筑和器物的美感体认,表层是暴力,情爱、谐谑、战争、疏离,花样频出,而体现亘古不移之人性,未尝动摇

《日本电影100年》(日)四方田犬彦着王众一译三联书店2006年7月版定价:20.80元

生物谷
心衰的原因和诱因
生物谷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