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天才相士 第九百六十五章 湖底秘洞

发布时间:2019-10-15 12:42:44 编辑:笔名

天才相士 第九百六十五章 湖底秘洞

“人下不去,水又抽不完,真是活人被尿憋死!”这感觉就像是面对一只团成球的刺猬,根本无从下手,着实叫张三疯心中恼怒,不由得跳脚怒骂道。

“进得去,不过是我们之前想错了办法罢了!”林白缓步走到湖边,掬了捧冰凉湖水,洒在脸上后,深吸了口气,盯着深邃不见底的湖底,沉声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话音落下,异象陡然而升,那极具神圣感的法相陡然又出现在湖面之上。而后林白没有任何犹豫,手上印诀微微催动,那法相朝着湖底又一头扎了下去。

一米,两米,三米,五米,十米,三十米,五十米,八十米,一百米!一切仍如往常,法相又开始觉得像是有数座大山压在身上般,开始出现碎裂的迹象。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诸人的心都已提到了嗓子眼,他们不明白林白为什么又要説出那样的话,也不明白,为什么林白又要让法相入水,去做这种无用功。

“始者自终,终者自始!”林白双眼微眯,手上印诀陡然掐动,口中轻叱道:“法相,转!”

声音一落,那原本于湖水压力苦苦抗衡的法相却是陡然回声,循着原路返回。法相转身只是前行出**米左右,湖水中陡然发出沉闷声响,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原本那深邃不见底的湖水,居然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减,最终分毫不剩!

这是怎么回事儿?!看着眼前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惊疑不定的望着林白,想要搞清楚,为什么这原本叫他们已经无计可施的湖水,居然会这样无端端消散。

湖水散却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笑意。他明白,自己猜对了。实际上这湖水分成了上下两个部分,就像是一个背对背贴着的镜子一样,两面皆可以照见事物,唯有两块镜子中间的那部分,什么都无法看到。而这便是始者自终,终者自始!

而且此时此刻,对于当初布置下这迷局的人,林白更是佩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换做常人,哪里能想得出来,在这看似简单的湖水中,居然有这样复杂的布局。而且进入其中,先要一往无前,到达终diǎn后,再原路返回,取一个轮回运转之意,湖水才会消散。

“我真是服了祖师爷,也服了你xiǎo子了!这么繁琐的阵法,而且还能被你看出来端倪!”等林白讲完其中的弯弯绕绕后,张三疯瞠目结舌许久,才叹息道。

不单是张三疯,其他人看向林白的眼神,也如看向怪物一般,他们着实没想到林白能够破开其中的迷局。尤其是原本得知无法进入湖底后,又开始往嘴里倒黄汤的叶肃,更是一改常态,脸上隐隐约约多了几分激动之色,似乎对乎对林白能够搞清楚事情的原委,多了些信心。

“走吧,这么大会儿功夫了,下面应该也有空气了,咱们下去看看,究竟这地方是有什么东西!”林白向诸人微笑示意,而后从营帐中取出麻绳,在靠近湖边的粗壮树木上系紧之后,握紧绳端,一马当先朝着湖底便跃了下去。

短短片刻之后,林白便以到达湖底,和意料之中的不同,这湖底虽然积年累月被水浸泡,但落脚之处却是没有半diǎn儿淤泥,脚下踩着的石块更是连半diǎn儿湿滑感都没有,若不是先前林白亲眼目睹在此处之前有一潭湖水,恐怕他要以为这里已被日光曝晒许久。

“这湖底倒是干燥的紧。”就在林白打量的功夫,张三疯和陈白庵二人也已下来,举起手中荧光灯朝着四下扫了一圈后,陈白庵不由得皱起眉头,缓声道:“怎么这湖底就像是用大青石一体打造出来的一样,连本分缝隙都没有,先前那些水是怎么出来的,又去了哪里?”

“古人最擅长机关之术,恐怕这些青石和传説中所谓的断龙石差不多,堵上之后

,严丝合缝。”张三疯缓缓摇头,而后对林白问道:“xiǎo师弟,有什么发现没?”

“还没有,不过应该和师兄你説的差不多,我先试试看!”林白微微摇头,而后手上印诀缓缓掐动,双眼微眯,嘴唇翕动,开启天眼,将精神力缓缓渗透出来。

青石和湖水不同,法相无法进入,是以只能以精神力来探索。不过此处的青石显然和其他地方的不同,即便是林白,也只是能渗透进不到三米,这还是林白竭尽全力的效果。

不过就是这三米,却也足够了。不出张三疯所料,周遭的这些青石,果然是如断龙石一般的东西,在青石板之后,藏着一个巨大的洞穴入口,而且按照精神力反馈的结果,这个山洞极为深邃,即便是林白都觉得有些瞠目结舌。

缓缓将精神力收起后,将精神力探测到的内容讲于张三疯和陈白庵后,林白眉头微微皱起。事到如今,他真的有些怀疑,此处布局如此严密,又是疑阵,又是断龙石,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古代帝王最为多疑,生怕他人盗墓,难不成孝陵是疑陵,此处才是朱元璋的真陵?

“既然青石后面有山洞,那此处就一定有暗门才对,不然的话,刚才那些水根本无法排出去!”陈白庵生出手指轻轻弹了弹石壁,听到发出沉闷的响声后,转头对诸人道:“你们也敲敲周围的石壁,机巧之术多藏玄虚,声音与众不同之处,便是机关控制之地!”

诸人闻言diǎn头表示赞成,而后便开始在石壁上敲打不止,侧耳倾听传出的声音。诚如陈白庵所言,石壁后藏着机关的地方,定然会发出跟别处与众不同的声音。

诸人一边敲打,一边倾听,但一番转悠下来,却是发现,这四面石壁发出的声音和其他地方都是一般无二,皆是那种极为沉闷的声响,根本没有什么差别。

“娘的,还真是一人藏宝,百人难寻!祖师爷真够难为人的,弄了这么多弯弯绕绕来让咱们钻!”张三疯有些沉不住气,不过他似乎已经笃定了此处是刘伯温布置出来的,不过仔细想想这想法也不奇怪,除了一代奇人刘伯温外,谁还有这样的本事布置出这样复杂的局。

“如果是祖师爷布置的,就一定会有迹可循。”林白苦笑摇头,接着道:“再仔细看看,师兄你要是觉得洞里面憋闷的话,就出去透透气,放松下心情。”

和陈白庵他们不同,林白并没有把多大心思放在找出机关上。如果刚才不是以打破思维定势的方法清除湖水,也许他还会循规蹈矩,和诸人一般,寻求破解开机关的方法。但是既然湖水都要破开思维定势,才能打开,那这作为第二步阻拦的青石,更是不会走寻常路。

如果这青石不是用机关之术的话,那这样沉重的事物就唯有奇门阵法才能操纵,而刚才湖水倾泻而出,阵法肯定会有运作。只要阵法运作,就会留下术法波动气息,只要找到术法波动气息的位置,就能找到打开这些青石的方法。

心中这样思忖,林白眉心的天眼开始朝四下逡巡不断,分离此处固有的天地元气波动,寻找阵法运转留下的术法波动痕迹。只是短短片刻,林白便发现,在自己脚下某处,正有一团淡淡的光亮闪烁,气息极为诡谲,很明显就是术法波动出现的痕迹。

没有任何犹豫,林白疾步走到那处,而后伸手朝着地面摸索过去,触手便是一个浅浅的印痕,如果不是以天眼观看,单靠人手触摸的,绝对无法发现。而且这印痕处湿滑一片。

这个发现让林白心中一阵狂喜,湖底其他地方皆是半diǎn儿湿滑感没有,唯有此处与众不同,很显然,这里肯定就是控制青石开启的开关所在。

只是手放置在那光亮闪烁的方位后,不知为何,林白总觉得手下这浅浅的印痕,似乎和自己的河图洛书有些相似。没多做犹豫,林白将河图洛书持在手中,朝着那印痕便放了下去。

两者相触,诸人只觉得脚下一阵颤动,从那厚厚的青石中更是传出一阵阵让人牙酸的咔嚓声,仿佛有无数石块在不断摩擦。短短片刻后,青石豁然洞开,一股凉风平地升起。

果然不出所料!此时此刻,林白已是无比笃定,这湖水下的布局绝对是六代祖师刘伯温所为,除了他之外,绝对不会有他人会以河图洛书为机关打开的密匙。不过让林白狐疑的是,在河图洛书和地面接触时,他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一种,此处的阵法已经被旁人破坏过的感觉。

“这是……”眼看着青石板打开后,露出的黑魆魆洞口,陈白庵不自禁的朝后退却一步,不过脸上却没有半diǎn儿惊恐,反倒是按捺不住的喜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惊叹的事物。

不仅仅是他,张三疯此时脸上也满是迷醉之色,惊惶无措的盯着眼前石洞处出现的事物,两只手狂搓不止,眼中的神色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陈老,师兄,你们这是怎么了?”抛下心中的思绪后,林白缓缓抬头,看着陈白庵和张三疯二人的模样,不禁有些诧异,然后顺着他们的目光,转头朝山洞处望去,这一望不要紧,林白的手却也是不自禁的颤抖起来,颤声道:“这,这是……”

来宾治疗龟头炎方法
台州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赤峰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来宾治疗龟头炎费用
台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